从高通出走、携清华电子帮创业,他要造更安全的超低功耗AI芯片

芯东西(公众号:aichip001)
文 | 心缘

创业的第一个月,刘峻诚在美国圣地亚哥、中国深圳和台北均设立了办公团队,这使得耐能Kneron)从刚创业就是一家跨国公司。

AI芯片创业大潮中,刘峻诚是最早的拓荒者之一,他因为“被忽悠”走上创业道路,最惨时不给自己支工资。他又是幸运儿,崎岖开篇后,有清华电子帮兄弟伴其创业,接连拿下腾讯格力搜狗、华硕、大华等客户以及韩国、欧洲、巴西的客户公司logo亮相于纽约时代广场纳斯达克大楼。

从高通出走、携清华电子帮创业,他要造更安全的超低功耗AI芯片▲耐能logo亮相于纽约时代广场纳斯达克大楼

今年8月,耐能推出低成本、低功耗终端AI芯片KL720,覆盖自然语言处理、图像识别、人脸识别、跌倒检测、手势控制等技术,在权威的MobileNetV2测试中,性能比竞争对手的边缘TPU高出4倍有余。

教育事业也逐渐开花结果。刘峻诚新竹清华大学、新竹交通大学、台湾成功大学开设了AI芯片设计课程,其团队编著的《深度学习硬件设计(Deep learning hardware design)》于今年4月正式出版,并被这三所台湾名校率先纳入研究生教材。除此之外,这本教科书还将被多所位于中国香港、美国的高校引入。

近日,芯东西与耐能创始人兼CEO刘峻诚进行深入交流,看这位从高通走出的行业老兵,如何带领跨国团队获得维港资本、阿里巴巴、高通等知名投资方的青睐,如何在群雄争霸的AI芯片市场中,拼出自己的品牌和口碑。

从高通出走、携清华电子帮创业,他要造更安全的超低功耗AI芯片▲耐能创始人兼CEO刘峻诚

一、被忽悠创业、骆驼文化与日不落的开发

刘峻诚的创业始于阴差阳错。

他本科毕业于台湾成功大学电机工程学,后赴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深造,获得电子工程学博士,毕业后,曾先后任职于三星、晨星半导体(MStar)、高通等知名企业。

原本刘峻诚在高通从事AI芯片研发,一位同事说找到了一笔钱和案子想创业,请他帮忙推荐团队成员。出于好心,刘峻诚将高中、大学及研究所阶段的同学介绍给这位朋友,却没能等到这位朋友顺利启动创业的消息。

朋友说,被忽悠了,钱和案子都没拿到。

这对刘峻诚来说犹如当头一棒:“我的几个朋友都辞职了,就赖在我们家客厅,要我为他们负责。我把当时在高通的薪水付一半给他们,养了他们几个月。”

因为觉得对不住朋友,2015年,刘峻诚选择辞职,和信任他的朋友们一起,在高通总部所在地圣地亚哥创办耐能,主攻终端AI芯片方向。

耐能取“耐力”、“能耐”之义;英文名Kneron是知识(Knowledge)和神经元(neuron)的结合,这与刘峻诚提倡的骆驼文化相契合。

骆驼仅喝一点水,就能在沙漠中长途跋涉、负重前行。在刘峻诚看来,芯片半导体领域需要能耐得住孤寂、扛得起责任,很多半导体公司前期很穷,砸锅卖铁都要凑钱,省吃俭用走到今天,这是半导体的必然走向。

“很多半导体产业特色就是前四五年都在烧钱,那也是在当骆驼,在沙漠中走,当你走到绿洲,才能饱餐一顿。”刘峻诚说。

从高通出走、携清华电子帮创业,他要造更安全的超低功耗AI芯片▲耐能最新一代终端AI芯片KL720

2015年时,AI芯片能不能兴起,还是一件没人敢打包票的事。考虑到美国、大陆、台湾的优势差异,刘峻诚决定走跨国路线,先后在圣地亚哥、台北、新竹、深圳、珠海、杭州等地分别设立耐能的办公地点。

AI产业离不开三要素:数据、算力、算法。其中,大陆盛产数据,台湾半导体在全球产业链地位举足轻重,美国拥有大量开创性算法。刘峻诚认为,这三个要件缺一不可,正是将三者优点结合起来,耐能才可以走得如此稳健。

跨国带来的另一优势是“日不落的开发”,由于研发团队分散在不同时区,赶订单时,美国团队到休息时间时,亚洲团队可以立即无缝接棒,使得研发工作能做到24小时无间断地推进。

截至今日,耐能已经推出三类不同系列的NPU IP及终端AI芯片,前两个系列已经分别为耐能创造了几百万美元的营收。

二、高通NPU团队基因,率先落地腾讯格力搜狗

刘峻诚的创业底气,源自强大的团队背景和扎实的技术根基。

早在六七年前,芯片巨头高通已在内部提出让AI走进终端的概念,即神经处理单元(NPU)的雏形。但由于当时应用场景尚不明晰,许多相关技术人员纷纷出走。

比如曾在高通负责神经网络项目研发的Naveen Rao,2014年2月离职创立AI芯片初创公司Nervana Systems,这家创企后被英特尔收购,Naveen Rao也进入英特尔并晋升为英特尔副总裁兼人工智能产品事业部总经理。

耐能团队中,同样有一部分成员来自高通的神经网络研发团队。

除了曾任职于高通多媒体研发中心的刘峻诚外,耐能首席科学家李湘村曾在高通任多媒体研发总监;耐能首席商务官(CCO)Adrian Ong是高通前业务开发副总裁;耐能工程副总裁陈俊宇(Davis Chen)是高通前台北工程研发总经理。

创立伊始,刘峻诚带领团队主要推进NPU IP核及AI算法的研发,以授权方式获取早期收入。

第一个客户是腾讯。2016年,刘峻诚作为演讲嘉宾参加腾讯举办的“云+未来”峰会,年底被邀参加《我是创始人》节目,结识了格力电气董事长董明珠和搜狗CEO王小川,故而开始与格力、搜狗有一些NPU IP方面的合作。

从高通出走、携清华电子帮创业,他要造更安全的超低功耗AI芯片▲刘峻诚在2016年腾讯“云+未来”峰会上演讲

早期耐能的每一个成功应用案例,是一次次磨出来的。比如当初与格力合作时,刘峻诚带着团队直接住到格力工厂,跟工厂的人一起吃住上下班,了解每个场景的垂直落地需求是什么,最终说服客户引入新的终端AI应用方案。

初代产品开始落地后,耐能在2017年11月迎来第一笔1500万美元A轮融资,投资者包括阿里巴巴创业者基金、中华开发资本、奇景光电、高通、中科创达、红杉资本子基金Cloudatlas等。

2018年5月,耐能获得1800万美元A1轮融资,由李嘉诚旗下维港投资领投。一年后,耐能第一款真正芯片化的产品KL520 SoC正式发布。刘峻诚介绍说:“这是全球第一颗能够满足语音和图像两种AI需求的产品。

耐能KL520采用联电40nm工艺和可重构芯片设计,内置两个Arm Cortex-M4核和耐能自研NPU,算力可达345GOPS(300MHz),而平均功耗只有500mW

今年耐能的融资和产品均有新进展,先是在2月宣布完成由维港投资领投的4000万美元A2轮融资,又在8月底推出耐能迄今功能最强大的新一代终端AI芯片KL720。

KL720同样支持图像识别和自然语音处理,据称相比当前在DJI上使用的友商芯片,可在保持各种性能不变的前提下,其功耗仅为友商芯片的一半,而电池寿命可延长一倍。

从高通出走、携清华电子帮创业,他要造更安全的超低功耗AI芯片▲耐能KL720芯片

刘峻诚告诉我们,耐能终端AI芯片的核心优势有三点:超低功耗、低成本、高安全性

当前已推出的三类产品线中,耐能NPU IP-KDP系列适用于对功耗要求极高的物联网、手机等应用中,包括PC上的小摄像头;KL520主打低功耗,面向手表、门铃、门锁等小家电和物联网应用;KL720侧重高性能,适用于边缘计算、车载、安防等服务。

刘峻诚介绍说,搭载在智能水表上的耐能超低功耗AI芯片,三年不用换电池,门锁一年不用充电

耐能的实力不止强在芯片,还有软件。

耐能的首席架构师袁红岗曾是金蝶中间件的首席架构师,在2004年被《程序员》杂志评选为“影响中国软件开发的20人”之一。

今年7月,耐能推出首个AI共享平台KNEO。该平台可以理解为一个可供消费者上传和下载AI应用的应用商店,结合了区块链技术的安全性与边缘AI技术隐私性的各种优势,能实现多种AI应用在统一硬件的灵活部署和规模商用。

从高通出走、携清华电子帮创业,他要造更安全的超低功耗AI芯片▲AI共享平台KNEO演示

客户应用KL720芯片时,可针对不同需求进行可重构,并运行从KNEO AI应用商店下载的AI Apps。这样一来,部署AI应用的门槛得以有效降低。

安全方面,此前在去年年底,耐能的一项测试火爆网络,在公共场所用高质量3D面具来骗过支付宝微信支付的人脸识别功能,成功支付;以及用手机屏幕上的一张照片,骗过荷兰史基浦机场的自助登机航站楼人脸识别功能。

从高通出走、携清华电子帮创业,他要造更安全的超低功耗AI芯片▲耐能用高质量3D面具骗过人脸识别

这些测试说明了现存人脸识别技术可能存在的漏洞,而KL720芯片继续采用耐能独家的轻量级3D人脸识别算法,可有效防止通过被偷拍的视频所获得的人脸、图片以及各种人脸面具攻破,从而让安全更有保障。

三、创业聚集人生不同阶段的伙伴

刘峻诚最初组起核心团队,很大程度上靠的是昔日与同学、同事之间过硬的交情。许多同学放弃高薪的待遇,选择跟刘峻诚一起吃苦。

“那时候公司也没什么资源,办公室也很简陋的,很多人打地铺在公司睡觉。但很感谢这些同学帮忙。”刘峻诚回忆说。

清华电子系是刘峻诚创业团队的主力军。2001级清华电子工程系年级第一史弋宇、第二谢必克以及第五、第七名,都在这只创业队伍中,他们组成了耐能大中华区的骨干。

以前在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攻读电子工程系博士学位时,他们曾一起读书,一起熬夜做实验赶project,史弋宇、谢必克去买菜,刘峻诚就会开车载他们。

事后回忆起来,刘峻诚觉得创业最快乐的事,就是即使到创业后,还能将很多人生不同阶段的朋友找回来,一起奋斗、打球、喝啤酒,将年轻时的梦想和对世界的热情再度聚在一起,去正向正面的影响社会。

在创业刚起步阶段,还有一段小插曲。《我是创始人》节目在大陆拍了两个月,刘峻诚与美国、台湾的团队发生脱节,曾经团队因沟通信息不对称,致使公司管理陷入混乱,以至于结束拍摄后,刘峻诚回到美国,发现公司只剩两个人来上班。最惨的时候,刘峻诚自己是不支薪的。

团队跑路、资金紧张,耐能陷入危机,好在半导体界的一位前辈伸出援手,通过名下基金会借给刘峻诚350万美元,助他撑过最艰难的阶段。后来,刘峻诚找到一些有经验的产业自身专家来加盟,在跨国管理方面逐渐上道。

从高通出走、携清华电子帮创业,他要造更安全的超低功耗AI芯片▲刘峻诚办公室挂着“勿忘初心”四个字

“不管在美国或者在大陆,我的办公室都会挂着‘勿忘初心’。”刘峻诚说。

“这其实提醒团队两件事,一是我们其实很多人都是在一线大公司待过,我们会出来闯就是真的想要做一点不一样的事,不然我们在大公司生活其实非常好,这个初心就是你踏出旅程的那一步。”

“另外,我们很多都是以前的同学,我们在学生时代对这个世界是有一些憧憬的,很多人在学生时梦想是改变世界或者什么,但当你进入社会,你的热情会被消磨,我们想要找回我们还是很单纯的那个少年时候,对这个世界、想要改变世界的热情和初心。”

自从踏上创业之路,刘峻诚忙碌到睡在办公室已是家常便饭。

在一次连续工作22小时后,他透过办公室的窗户看见日出,那一刻,因为伙伴们一起奋斗的豪情壮志,他感到创业虽然辛苦,却也甘之如饴。

结语:今年AI芯片应用明显放量

终端AI芯片明显被带起来,这是刘峻诚对市场最新的观察,他发现从今年年初起,AI芯片开始放量,以耐能为例,前二十家客户的订单量都在逐月增加。

“我们蛮有信心,市场正在快速的起来。”刘峻诚说,今年耐能的营收目标是逾千万美元。

同时他强调道,做好终端AI芯片不是一件易事,耐能团队大牛云集,而且已经在市场上磨砺了四五年,这才收获大规模的客户订单。

“需求在那里,只是说很少有公司能把技术打磨到可以符合这个需求,我觉得耐能是其中一个可以穿过窄门的。”

他也表达了对IPO的期待:“我想,去敲钟是所有创业者的梦想,就像当年英特尔在CPU是国际的巨头,英伟达在GPU是国际巨头,我希望耐能在端AI芯片领域也能是一个国际巨头、领航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