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东西(公众号:chedongxi)
文 | 六毛

应对更加严格的排放标准和自动驾驶汽车带来的潜在挑战,已经成为汽车制造商不得不面对的共同问题。

日前,戴姆勒在投资者关系日活动上公布新的可持续经营战略,表示将于未来两年内在减碳方面增加投入,此外也将继续精简公司结构。

大众集团计划在2020年至2024年间,投资60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4651亿元)用于发展电动汽车、数字化和智能化技术。而据媒体报道,宝马公司目前也正在采取措施降低成本,为研发电动汽车及自动驾驶技术提供资金。

在这种背景下,另一家世界级的汽车制造商标致雪铁龙(PSA)的电动化布局也正在悄然中铺陈开来,从去年开始标致雪铁龙已多次强调要推进电气化转略,该集团计划至2025年,旗下全部车型都将提供纯电动或插混版本。

除此之外,今年标志雪铁龙还有意先实现一个“小目标”,即通过和菲亚特克莱斯勒公司(FCA)进行合并,组建世界第四大汽车集团。目前,欧美两大车企的合并还在推进当中,合并的最终结果和细节有待更进一步的消息。

不过日前,国外媒体《欧洲汽车新闻》(Automotive News Europe)得到了和标致雪铁龙CEO卡洛斯·塔瓦雷斯(Carlos Tavares)对话的机会。这位首席执行官对和菲亚特克莱斯勒公司合并一事、标志雪铁龙的管理理念做了介绍,并谈到了他对碳排放、电池供应、自动驾驶的一些看法。

据卡洛斯·塔瓦雷斯介绍,在技术方面和地理位置上能实现互补,是两家公司选择合并的部分原因,卡洛斯称两家汽车都已经认识到共同应对挑战会是更好的选择。目前,标致雪铁龙在中国市场上正遭遇挫折,在卡洛斯看来,两家公司联手或许将取得更好的成绩。

除此之外,卡洛斯认为出于经济原因,在乘用车领域中L3级以上的自动驾驶技术将很难有用武之地。在他看来,L4至L5级自动驾驶技术或许会在定点出行等共享出行领域得到应用。

在不改变文章原意的前提下,车东西对《欧洲汽车新闻》的采访及卡洛斯的回答进行了原文编译:

1、欧洲汽车新闻:标致雪铁龙和菲亚特克莱斯勒合并的原因是什么?

卡洛斯·塔瓦雷斯:这两家公司在技术上和地理位置方面非常互补。他们之所以对此有信心,是因为他们已经转型,并且成熟地认识到,一起面对未来的挑战将比独自面对更好。所有这些都是构成产生协同增效作用的基础,而协同可以为股东及利益相关者创造价值。

PSA首席执行官:和FCA联手或能扭转在华颓势

▲标致雪铁龙与菲亚特克莱斯勒官方对于合并事件的声明

2、欧洲汽车新闻:标致雪铁龙和菲亚特克莱斯勒合并后,你将在新成立的公司担任首席执行官5年,同时你也会成为该公司第11位董事会成员,到时你打算如何使用自己手中的权力?

卡洛斯·塔瓦雷斯:CEO只是一个帮助让事情发生的工具,同时工具箱将是非常大的。我希望能保持谦虚。我很荣幸能和所有参与其中的团队们一起促使这个协议达成。我想强调的是,Mike(菲亚特克莱斯勒首席执行官)和我建立起了长期的关系,我们希望能在共同建立的事业保持相互尊重和信任。

就整体而言,首席执行官将确保新公司在技术投资、盈利能力、工作与生活的平衡等所有事情上取得进展。对我们所有人来说,“成功”意味着未来几年后将没有人记得究竟是谁任命了董事会成员。

PSA首席执行官:和FCA联手或能扭转在华颓势

▲标致雪铁龙CEO卡洛斯·塔瓦雷斯(左)菲亚特克莱斯勒董事长约翰·埃尔坎(右)

3、欧洲汽车新闻:新公司的董事长将来自菲亚特克莱斯勒,同时副董事长将来自标致雪铁龙。这一安排能够做到尽可能的公平吗?

卡洛斯·塔瓦雷斯:两家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都应该放心,根据两家公司公布的公开数据,这确实是两家大公司,而且目前两者均未陷入危机。所以,需要对这两家公司的现任高管们给予充分尊重——如同我们在法语中所说的脱帽致敬(chapeau bas)。

标致雪铁龙和菲亚特克莱斯勒合并后将成为一个庞大的实体公司,未来将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完成,为此我们需要所有人一起合作。

第二件事情是,唯一存在的规则将是实行精英领导体制:为了公司中每个人的利益,你需要为每一个关键职位都挑选出最好的执行人员,以此来为每个人创造出满意的结果。

4、欧洲汽车新闻:你希望(新成立的公司)成为更大的汽车制造商,还是移动服务提供商?

卡洛斯·塔瓦雷斯:一个更大的汽车制造商的角色将是非常有帮助的,因为如果你不够庞大,以此能够稀释掉研发成本或在购买电池等零部件的时候产生规模化效应,那么你就有可能会陷入到麻烦当中,同时这对实现电气化而言尤其有用。

这两个因素是真实存在的,此外,对于那些在二氧化碳排放目标方面将会有重大突破的地区工作的人们来说,规模化将会带来真正的好处。

5、欧洲汽车新闻:标致雪铁龙没有指定的首席运营官(chief operating officer,COO),对你是如何管理决策制定的?

卡洛斯·塔瓦雷斯:我是矩阵式组织结构的有力支持者。在标致雪铁龙,我们工作的运转基于三个坐标:地区、品牌、功能。即使是在这个三位一体的运作模式中,我们也配备了努力帮助系统实现更好运转的业务部门。

例如,我们可以让标致(Peugeot)的CEO汇报销量和利润情况,然后让欧洲区负责人报告该地区所有品牌的总利润、销量、市场份额、质量和消费者满意度的情况。在功能这一方面,我们将会考虑是否准备推出一款新车,同时考虑制造成本是否正在降低。因此,我们正持续地从三个不同的维度来审视我们的业务。

6、欧洲汽车新闻:采用矩阵式组织结构,能给标致雪铁龙带来什么好处?

卡洛斯·塔瓦雷斯:实行矩阵式组织结构的同时,保留一定的空间是非常重要的。

你的员工是人,他们拥有不同的性格和有个人特色的表达方式。一旦你“固化”了矩阵,那么矩阵便会崩溃,因为你无法强迫人们以同样的方式行动。

最后,我并不在意品牌、地区或者功方面是否取得了胜利。我希望的是标致雪铁龙能做作为一个整体赢得胜利。

7、欧洲汽车新闻:你是灵活性的忠实信徒。当你的公司正在成长时,你如何确保它的机动性?

卡洛斯·塔瓦雷斯:收购欧宝/沃克斯豪尔就提供了一次很好的学习体验。我努力想要做到的是,找到我们作为一个高效的团队,当我们在做一件事情时我们自己的精神内核。

人们会带着一张纸来找我,纸上写着10个要点。我听他们的论述,然后告诉他们,“好吧,我们想要去做的事情的精神内核是什么?”如果人们明白这一点,他们就不会整天问你他们应该做什么或者不应该做什么了。他们将不会向我寻求确认或批准。因此,你也能获得更多的时间,原因是人们已经拥有了更多的自主权。

这件事是值得的,他们能够以一种更让他们感到满足的方式释放自身潜力,同时这样也给了我更多的时间去做其他事情。

PSA首席执行官:和FCA联手或能扭转在华颓势

▲标致雪铁龙集团旗下品牌

8、欧洲汽车新闻:现在,(在标致雪铁龙)需要你来做的决定变少了吗?

卡洛斯·塔瓦雷斯:当然。但是仍然有一些话题让人们觉得不够舒服,导致无法强有力地支持这一立场,所以他们可以利用他们每个月一对一的、一个小时的会面来询问我的意见。

9、欧洲汽车新闻:标致雪铁龙和菲亚特克莱斯勒在中国市场上表现疲软,对此你认为合并将带来什么帮助?

卡洛斯·塔瓦雷斯:至少对于标致雪铁龙来说,我能够发现我们并未在中国市场上取得太大的成就。但是如果我们联手,那么两家公司的合并将为我们提供一个杠杆来帮助我们完成希望做到的事情。或许,我们联手将比我们单独一家公司更能够在更多的、不同的领域里打开局面。

10、欧洲汽车新闻:欧洲新的二氧化碳排放法规将于1月1日开始生效,同时要求车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急剧下降至每公里95克。对此,标致雪铁龙将如何应对?

卡洛斯·塔瓦雷斯:我们制定了非常明确的步骤。对此我不能透露太多,因为它是具有高度竞争力的,但这个过程涉及到我们的生产、订单,并且促使我们的经销商开始扮演重要角色而不再是简单的追随者。对于我们而言,实现二氧化碳排放目标属于道德问题,而不仅仅是财务问题。

某天,标致雪铁龙的员工的孩子们可能会问他们的父母,“你做了什么来帮助解决全球变暖问题?”所以,他们希望能够说出来,尽管他们在一家汽车公司工作,但是他们正在为解决全球变暖的问题贡献自己的力量——他们对此非常的努力。

11、欧洲汽车新闻:实现排放目标意味着电气化。你是否会担忧电池供应的问题,同时你认为欧洲是否应该有更多的电池工厂?

卡洛斯·塔瓦雷斯:我们已经为未来三年提供了足够的电池供应保证,但是从长远来看问题还是存在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支持欧洲电池冠军项目(European battery champion project)这一想法。

我们明白从战略上看,如果要做长期打算,那么我们并不想依赖亚洲供应商,尽管我们和他们有着良好的关系也是事实。但是如果我们得不到来自欧盟的战略投资作为恰当的支持,类似这样的项目就不可能获得成功。

12、欧洲汽车新闻:在汽车行业中,标致雪铁龙能实现很好的营业利润率,但是同时若实现排放目标也会产生总体成本。对此,你能够承担多少成本,又有多少成本你将会转嫁给消费者?

卡洛斯·塔瓦雷斯:我们能够在定价上做到非常严格,但是最终这将不会发挥关键作用。

我们将要做的所有事情都将是最有利可图的事,所以政府的一些做法如不投资充电网络,不对电动汽车进行适当补贴,或者在法规上出现了失误,这些造成的损失不会对集团造成即刻的打击。

在受到影响之前,我们要么得自己消化掉这些成本,要么能提高生产力加以应对。而一旦我们无法做到,就将会有人受到伤害。

13、欧洲汽车新闻:如何在减少碳排放和一家公司的碳足迹的同时,保持行业利润和就业?

卡洛斯·塔瓦雷斯:我认为不存在什么神奇的公式,但是公民应当明白,从可以承受的角度出发,减少排放的成本将由他们来支付,如通过税收的方式或者通过减少出行自由的方式来实现减排。

人们希望汽车能实现更好的碰撞安全性,能实现更少或者是零排放,配备更好的连接度以及提供更多的便利性,但是却没有人愿意为此买单。所以有人必须要做出艰难的选择。

14、欧洲汽车新闻:苹果公司到福特汽车,我们能够听到一种观点,这种观点认为自动驾驶的发展将比我们想像的更加昂贵,同时也更加危险。你对于自动驾驶技术将如何发展有什么看法?

卡洛斯·塔瓦雷斯:我们说的很清楚,我们认为从私人用车的角度来看,出于经济性的原因,L3级以上的驾驶辅助系统并不能创造什么价值。

除此之外,成本飞涨的同时价值不会以相应的比例增长。这意味着将不会有配备L3级以上自动驾驶汽车能实现真的商业零售。

现在我们继续从事于L4或L5级自动驾驶技术的开发,L4或L5级别自动驾驶对于诸如班车这样的共享出行来说会是很有趣的。

这么说是因为这些交通工具将在许多用户中实现共享,因此它们的价格能够更昂贵。这些汽车将在拥有清晰标致的专用车道上这样的简单环境中使用。这种做法也使得软件验证变得更加容易,同时减少了需要进行测试的场景。

结语:车市寒冬下,PSA和FCA也在抱团取暖

2019年全球车市遇冷,导致不少车企抱团取暖。今年年初,大众和福特这两家欧美车企结成联盟,共同应对车市寒冬。现在,标致雪铁龙和菲亚特克莱斯勒(FCA)也打算合并,以此创建一家庞大的汽车集团。

实际上,从全球范围来看,标致雪铁龙在车市寒冬的劲风中并非是最惨。2019年第三季度,该集团实现营收155.79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208亿元),同比增长1%。

但与此同时,在全球最大的单一市场中国市场上标致雪铁龙已然受挫,其在华合作伙伴长安汽车日前决定以16.3亿元的底价出售合资公司长安PSA50%的股份。因此,标致雪铁龙是否会在与菲亚特克莱斯勒合并后扭转自己的在华颓势,也值得进一步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