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东西(公众号:chedongxi
| 晓寒

513日,中汽协在北京发布4月份汽车工业运行数据,汽车产销量分别为838.86万辆和835.33万辆,同比下降10.98%12.12%,已是第11个保持下跌态势。

而在516日,吉利内部更是流出一张自愿降薪申请表,再加上四月份销量下滑23%的业绩,都说明车市下滑的现状,已经让吉利这个自主一哥感到巨大压力。

事实上,自主车企们在通过降薪、裁员、发力新能源等方式应对车市寒冬的同时,还有另外一个重要途径经常被忽略——汽车出海。

下个月,长城汽车在俄罗斯投资30多亿建设的整车工厂就要开始生产哈弗F7,这是自主品牌首次在国外投资建设涵盖四大工艺的整车厂。而在长城之外,吉利通过收购宝腾再次驶入东南亚市场、奇瑞46个国家建立了近900个销售网点、比亚迪占据了英国纯电动大巴超过50%的市场份额

2000年初加入世贸组织后,我国就开启了汽车出海的步伐,虽然经过近20年的摸索后总出口量仍然徘徊在百万台左右,但现阶段的汽车出海模式与几年前其实已经有了本质的变化,反映在如下几个方面:

1、出口模式从此前最多的整车、散件组装模式,进入本地生产模式。

2、自主品牌开始收购海外车企,加速融入当地市场。

3、出口地区从亚非拉发展中国家,开始向着欧美发达国家渗透。

4、出口车型从廉价低端车型,向着中高端轿车、SUV转变,

5、汽车出海这门生意,也从了少数车企的探索行为,变成了全行业的共识。

毫无疑问,在车市持续下行、外企竞争日益激烈的当下,中国的自主车企们已经迈入了深度出海的2.0时代。

一、从零件组装进入到整车制造时代

2001年中国加入WTO后,奇瑞、长城等自主车企陆续开启了汽车出海的尝试,汽车整车商品出口量也逐渐从几十、几百台,做到了2018年的104.07万台,同比增长16.82%(中汽协数据)。

同时,这也是自2012年之后,第二次出口量突破百万台。

中国车企为全球造车!汽车大出海时代来了

▲伊拉克的哈弗4S店

在这百万出口量中,乘用车出口75.75万台,同比增长18.52%,其中SUV占到了40.07万台,同比增长51%。商用车28.32万台,同比增长12.5%,其中货车22.68万台,客车5.64万台。

从历年的出口数据来看,我国自主品牌出口总量在2012年增长到百万台规模后就一直在这一量级徘徊,并未迎来重大突破,但在数据徘徊背后,其实自主车企的出口模式已经从整车/零件组装,迈入了本地生产模式。

各国为了保护自主产业或促进就业,对汽车进口都有相应的关税。例如俄罗斯整车进口关税为25%。因此如果整车出口到俄罗斯,车型的售价就会增高,进而降低了产品竞争力。

为此,大部分车企都走的是CKD(全散件)或SKD(半散件)出口模式,即将汽车完全拆散或半拆散运至国外,在由当地的工厂组装起来在当地销售。

这种模式关税较低,例如俄罗斯政策是CKD进口关税9.5%SKD状态则为每台车5000欧元。因此在销量有了初步成果后,自主车企往往会选择在当地组建组装工厂以节省税费降低成本。

目前,奇瑞在巴西、伊朗、俄罗斯等国建有近20个组装厂、长城则在厄瓜多尔、马来西亚、突尼斯和保加利亚等多国也建设了多个组装工厂。

这也是大部分自主车企所采用的模式,出口国家都是发展中国家,车型均为评价的中低端车型,这就是汽车出海的1.0时代

不过正如前文所言,虽然以CKD/SKD等散件出口的关税远比整车低,但也不是零关税。所以,向重点国家出口车型最好的办法,就是当地建设生产工厂,本地采购零部件,本地造车,本地销售,从而获得最具竞争力的销售价格。

中国车企为全球造车!汽车大出海时代来了

▲长城俄罗斯图拉工厂

2013年起,随着在俄罗斯的销量不断增长,长城就计划在俄罗斯独资建设一座完整的生产工厂,在当地从零生产旗下的SUV和皮卡车型,在经过多年的沟通和磋商后,这一工厂终于在2015年于俄罗斯图拉市开工,并即将在今年夏季正式投产哈弗F7

据长城方面介绍,这是长城在国外的首个具备四大生产工艺的整车工厂,将依托俄罗斯本地的供应链,从零开始在俄罗斯造车。

此前,只有奇瑞的巴西雅卡雷伊工厂是包括四大工艺在内的完整汽车工厂,在中国车市进入负增长的新常态后,长城俄罗斯图拉工厂也拔地而起,真正意味着将自主车企的出海模式从当地组装迈向了当地生产模式。

这种操作模式既增加了自主品牌在当地的竞争力,同时也说明自主车企的全球化和生产制造能力迈入了新的阶段,能够在新的区域从零组建供应链并进行生产制造。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虽然自主车企已在海外建设了全工艺整车厂,但由于大部分发展中国家的汽车供应链并不成熟,目前还并未做到100%当地生产。

例如长城汽车一位员工就告诉车东西,其图拉工厂会在当地采购钢材冲压成车架,并完成焊装、涂装等工序,但当地供应链只能提供部分内饰和少量电子部件,发动机、部分内饰和大量电子部件,都需要从国内运过去进行组装。

二、从产品出海迈向资本出海

由于我国自主品牌历史较短且国际影响力较弱,因此其出海面临的第一个关键难题是在当地的知名度不足。

在这种背景下,收购一个在当地具有知名度的汽车品牌是打入当地汽车市场的一个好办法。通用此前就收购了韩国大宇和澳大利亚霍顿,然后通过将旗下车型挂上大宇和霍顿的LOGO,打入了韩国和澳洲市场。

现阶段,国内的自主车企也玩起了这套打法。

2017年6月23日,吉利汽车与马来西亚DRB集团在马来西亚签署协议,宣布吉利正式收购DRB集团旗下宝腾汽车49.9%的股权,以及英国跑车品牌路特斯51%的股权,并成为宝腾汽车独家外资战略合作伙伴。

中国车企为全球造车!汽车大出海时代来了

▲吉利收购宝腾汽车股份现场

宝腾汽车由马来西亚第四任总理创办于1983年,是马来西亚实现工业化的重要标志之一,在东南亚地区拥有极高的知名度。完成对宝腾的收购,可以让吉利旗下车型在宝腾的工厂进行生产,进而挂上宝腾的LOGO在打入当地市场。

在当日的活动现场,吉利也展出了旗下旗舰SUV博越,表明这款车型将率先挂上宝腾的LOGO在东南亚地区进行销售。

据了解,2018年东南地地区10国汽车总销量接近340万台,同比增长6.6%。与巴西、印度等地一样,是自中国之后,全球车市增长的新兴发动机之一。

通过收购宝腾汽车,吉利已然获得了快速进入东南亚市场的门票。

需要说明的是,此前自主车企也有收购海外品牌的先例,例如吉利收购了沃尔沃上汽收购了英国的荣威和名爵、北汽福田收购了德国宝沃等,但这些操作都是自主车企购买外国的品牌和技术来增进其在国内市场的销量。

而吉利收购宝腾,则是为了将自家产品挂上当地品牌的LOGO打入海外市场,与上述案例有本质不同。

此外,随着自主车企实力日益增强,自主车企收购外国成熟车企的动作也日益增多。吉利去年又入手了近10%的戴姆勒集团的股份,而在捷豹路虎此前传出卖身消息后,据称长城也在迅速跟进。未来,也将看到越来越多收购外国品牌打入当地市场的案例。

三、从发展中国家进入发达国家

根据中国汽车国际化联盟的数据,2018年汽车整车出口前十大国家分别为伊朗、墨西哥、智利、美国、厄瓜多尔、泰国、埃及、巴西、秘鲁、俄罗斯。

不仅是2018年,自主车企自2000年初走出国门时大部分目的地其实都是亚非拉等地的发展中国家,但到了近年来,也开始出现了美国、俄罗斯等发达国家的身影,意味着中国制造的汽车质量,逐渐撬开了欧美发达国家的大门。

2015年对中国汽车工业来说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吉利收购沃尔沃后帮助其在中国成都等地实现了国产,当年5月,沃尔沃紧凑级轿车S60在沃尔沃成都工厂正式下线,并在随后装船运往美国,这是首次在中国土地上制造的豪华汽车销往美国市场。

紧接着的201512月份,别克汽车全球总裁宣布,其新推出的中型SUV昂科威将在上汽通用的工厂投产后,返销美国。

虽说这两个车型都是外国品牌的产品,但生产制造上使用了中国本土的供应链,由本土工人制造而来,所以至少已经证明了国内的制造水平已经能够满足全球最发达国家的市场要求。

在更早的时候,吉利和比亚迪等也曲线进入了欧洲市场。

2013年,吉利收购了伦敦出租车公司,将其改名为伦敦电动汽车公司,随后又出资为其在英国建立新能源汽车工厂,开发并生产专供英国的混动出租车TX5,算是曲线进入了欧洲市场。

中国车企为全球造车!汽车大出海时代来了

▲吉利旗下电动汽车公司英国工厂

另一家自主车企比亚迪,则凭借纯电动大巴在欧洲建立了桥头堡,目前已经累计售出了超过650台纯电动大巴,并在匈牙利、法国等地建立了组装厂,占据英国超过60%的纯电动大巴市场份额,以及欧洲超过20%的份额。

随着吉利、比亚迪,以及上汽通用、沃尔沃亚太等企业的探索,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自主车企开始尝试挑战欧美市场。

今年年初,广汽传祺再次携产品高调亮相北美车展。广汽乘用车总经理郁俊在现场表示,受中美贸易争端影响,广汽传祺进军美国市场的计划将从原定的2019年内推迟到2020年。

虽然广汽传祺进军美国的时间节点已经多次推迟,但从广汽高层的言论来看,其进军美国市场的目标并不会停止。

此外,像是吉利与沃尔沃的合资公司领克、长城Wey,新造车公司拜腾前途汽车也都明确表示旗下车型将在明年于欧洲与美国市场销售。

而一直都是自主车企出海量最大的玩家奇瑞,则在2017年首次参加法兰克福车展,发布旗下高端车型星途TX,明确表示将以该车为主导,进军欧美市场。

四、从廉价车走向中高端车型

自主车企出海迈入2.0时代除了出口模式、出口目的地有所变化外,其中最关键的一个变化还在于出口的产品从廉价小车向着中高端车型转变。

中端品牌的典型代表包括吉利领克、奇瑞星途、长城Wey等传统车企玩家。

去年3月,领克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发布了旗下第二款产品02,该公司在介绍完当天的主角后还展示了旗下首款产品01的插电混动版,并且明确表示01插混版将在今年于沃尔沃比利时根特工厂投产,并在2020年于欧洲上市。

01插混版搭载了一个1.5T发动机、一个60kW的电动机和一个9kWh的电池组,综合功率最大256马力,动力超过大部分2.0T涡轮增压发动机,纯电续航51公里。

很明显,领克就是希望以插混车的特殊身份,避开欧洲市场一众汽油车强敌,在新能源细分市场开始登陆。

相比之前,奇瑞则希望旗下高端品牌星途的首款车型TX以燃油车的身份直接跻身欧洲市场。

该车动力部分采用1.6T发动机配合双离合变速箱,在内饰外观层面较普通奇瑞车型都有大幅升级,同时还有安卓车机、L2级自动驾驶等一系列智能化配置。

长城进军欧美市场的主力是其在国内取得成功的高端品牌Wey。该系列相较其主流的哈弗系列拥有更加精致的外观内饰设计和用料,同时也具备安卓车机和L2级自动驾驶等智能化配置。

与领克相比,星途和Wey的弱点是没有沃尔沃这种国际品牌的技术背书,其开拓海外市场的难度将更大一些。

今年上海车展,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直言中国车企不走国际化道路是死路一条,并称2019年是长城汽车国际化战略元年。按照规划,Wey品牌将在2021年首先进入德国市场 ,然后进军北美,而奇瑞则并没有给出星途进军欧洲的时间表。

高端车型的出海代表,则更多由新造车公司所承担。

作为国内新造车公司第二梯队的典型代表,由前东风英菲尼迪和华晨宝马高管戴雷等来自传统车企的汽车老兵们共同创办的拜腾汽车从一开始就定下了国际化的战略,其研发车型时已经考虑到了欧美地区的相关标准。

今年2月份,拜腾CEO戴雷在接受车东西采访时明确表示,首款量产车M-BYTE将在2020年下半年于欧美地区上市,目前其在欧美地区已经拿到约2.5万个意向订单。

中国车企为全球造车!汽车大出海时代来了

▲拜腾首款量产车M-Byte的概念版

M-BYTE是一款与奥迪Q5定位相同的中型豪华纯电SUV,搭载两台电机综合功率可达350kW,百公里加速时间5.5秒,低配版的NEDC续航为400公里,高配版续航为520公里。而最重要的是,该车内部还搭载了一个48英寸的超大号中控屏幕,具备语音、手势等多种交付方式,科技感十足。

另外一个走高端路线的玩家是前途汽车。

去年12月,前途汽车宣布与美国Mullen Energy公司合作,将在美国华盛顿州建立一座工厂,组装前途汽车旗下首款产品,纯电动跑车K50。按照计划,K50将于今年在美国接受预定,2020年在美国组装并交付用户。

中国车企为全球造车!汽车大出海时代来了

▲K50

这是一款长着超跑外形的纯电动性能跑车,搭载两个电机,综合功率280kWBoost模式下最大320kW,百公里加速时间小于4.6秒,NEDC续航380公里,国内补贴后售价68.68万,从定位来说,K50将是目前出口产品中最高端的乘用车。

五、汽车出海:自主车企的新战场

2018年,中国车市迎来28年来首次销量下滑。进入2019后下滑趋势仍在持续,现代汽车一季度在华销量下降至10年来最低水平,长安福特一季度仅卖出了3.6万台车,同比下滑71.7%

面对连续下滑,在品牌和产品力上占据优势的合资品牌产品也在通过不断降价来挽回劣势,结果就是向下挤压了自主品牌的生存空间。

中汽协数据显示,今年4月,自主品牌的市场占有率同比下降27.88%,仅占乘用车销售总量的37.13%,为近3年来最低,同时这也是自主品牌连续第13个月出现市场占有率下滑情况。

而随着国家逐渐开放合资股比限制,进一步降低进口关税,国际车企品牌将以更具性价比的价格在国内市场销售,从而进一步挤压自主品牌的生存空间。

在这种大背景下,自主车企面临面临极大的生存压力,而被视为中国汽车工业弯道超车的智能电动汽车市场仍未成熟,在国内市场触顶的当下,自主车企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注重海外市场。

与此同时,在国内拼杀多年或合资多年后,自主车企已经具备了完整的新车研发与制造经验,其在制造工艺、动力系统、内外饰设计方面也已取得了一些关键突破,有了一定的资本到海外市场进行开拓。

在国内车市进入存量市场的大背景下,未来谁能够夺得海外市场,谁就增加了一丝生存的几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