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联合创始人斯蒂夫·沃兹尼亚克在此前的一次采访中对外表示:“在折叠屏手机方面,苹果确实不再领先了。”

尽管沃兹尼亚克的言论加了特定的前缀,苹果在智能手机话语权的丢失却是不争的事实,尤其是在智能手机出货量多个季度下滑的2018年,诸多主打“差异化”的产品诞生,手机市场已然出现了泾渭分明的分野。

进入2019年后,5G、折叠屏所引发的新风潮里,全然不见苹果的身影,市场正在寻找新的引路人。

2019注定是大变局之年

点燃2019年“战火”的,可以追溯到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不久前的一条微博,透露了华为在手机业务上的两个新目标:华为单品牌未来要做到全球第一;荣耀品牌做到中国第二,全球前四。随后荣耀总裁赵明又在4月17日荣耀20i发布会后和媒体对话时,坦露了争夺市场第一的心迹。

如果是在几年前,余承东和赵明的战略目标势必会被贴上“吹牛”的标签,这次又有所不同。早在2015年的时候,赵明刚刚执掌荣耀品牌不久,内部就确立了“互联网品牌第一”的战略目标,彼时的小米恰恰处于如日中天的局面,但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荣耀迅速达成战略目标并将差距逐渐拉开。

事实上,华为和荣耀的新目标并非是拍着脑袋决定的,与之对应的是智能手机市场的三个明显变化:

1、产业的新机遇。5G时代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将迎来新的换机潮,背靠华为技术积累,荣耀在5G争夺战中拥有更高的起点。采访中赵明透露:“今天中国市场和全球市场5G的手机,应该说第一波真正规模商用的,荣耀已经在准备了。今年我们会推出我们的5G手机,这款5G手机非常的惊艳,性能等方方面面是一个非常均衡的一款手机。”

2、产品的新形态。不只是2019年掀起的折叠屏风潮,全面屏也出现了更多的解决方案,OPPO、vivo主打的升降摄像头,荣耀Magic上的“滑盖屏”,技术条件日渐成熟的水滴屏,荣耀V20为代表的屏幕打孔方案,以及努比亚柔性屏“腕机”……可以断定的是,2019年还将有更多的解决方案出现,然后在不断筛选淘汰中找到最优解。

3、市场的新动态。赵明在荣耀20i后的媒体群访中,就自己在2019年迄今的“半隐身”状态作出了回答:“过去几个月当中,我在国内和海外的市场走了很多地方,前天刚刚从印度、泰国回来,在2月份前后我还飞了俄罗斯等一些国家。”不难从中猜出荣耀进一步加大海外布局的可能,结合小米、OPPO等对欧洲市场的觊觎,2019年将是全面的全球化竞争。

从一定意义上来说,以上三点行业变化,也正是荣耀完成“豹变”的机遇所在。

创新可能是唯一的答案

不只是华为和荣耀,其他手机厂商也在寻求应对“大变局”的对策,小米在今年年初将品牌拆分运营,vivo推出了iQOO进军互联网市场,OPPO为海外市场量身定制的realme也将回归国内市场。

某种程度上说,以双品牌乃至多品牌的形式增加市场存在感,降低自身被市场变化冲击的风险,并非行不通,却无法改变最基本的赢面。至少从市场出现变局的导火索而言,创新近乎唯一的答案。

一方面,技术本就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在不确定的未来面前,越发考验手机厂商的技术储备和底层创新能力。

荣耀总裁赵明在媒体问及双品牌策略时,给出华为和荣耀成功的秘诀:“我们有足够产品创新能力的合成。我们开玩笑说咱们家是技术过剩,在实验室里总能找到让我们不断发展的技术,因为技术上有很多路线,我们总能做出让用户惊艳的产品。”

也就是说,双品牌或多品牌只是外在表现,而非战略初衷,一旦缺少足够的技术储备和产品创新能力,在研发上过度依赖供应链,不同品牌间的差异仅仅体现在logo上,或多或少会走向同质化,也就难言话语权和应对不确定性的能力。

另一方面,从战略来讲,价格、营销等都只能短期有效,市场竞争升级之后,关键还是看技术和创新

三星、小米、OPPO等在印度市场的竞争何尝不是一个教训,早期的性价比和渠道优势着实让中国手机厂商有了后发先至的趋势,但三星在印度调整定价策略、本地开设工厂之后,战局便极速逆转。

在俄罗斯市场则是另一种局面,俄罗斯并不是靠价格驱动的低端市场,相反对品牌和品质的诉求非常高,从早先的三星到如今的荣耀,所有的市场主导者都是靠产品和创新打动了消费者。原因在于,所有市场都有一个从价格敏感到需求升级的过程,缺少了本土化的优势,中国手机厂商应该逐渐调整战略路线,从价格制胜回归到技术自信和产品自信,根本上还是对创新能力的自信。

值得思考的是,在市场进入终局之前,并非所有的手机厂商都有理性的认知,特别是缺少全球化作战经验的中国手机厂商们。小米照旧在继续处处碰瓷死磕对手的打法,OV开始抛弃无节制的明星代言转向研发投入,荣耀开始谋求从技术领先到领导的转变……

或许还无法断定2019年后的市场格局,但最后的赢家一定是规则的主导者和标准的制定者,毕竟这才符合引路人的“气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