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轩窗

智东西4月18日消息,本周三,两大巨头苹果高通在经历了两年的专利战后,终于化干戈为玉帛,并签下6年的合作协议。外界一直认为,本次和解是高通获得的一次巨大胜利。有报道称高通预计从2020年开始为iPhone提供5G基带芯片。

就在两家握手言和之后,高通CEO Steve Mollenkopf接受了美媒CNBC的采访,采访中Mollenkopf称,苹果和高通公司是两个“伟大的产品公司”,彼此之间的合作是一个“自然的姿态”。今后,苹果和高通将把法律战抛在脑后,致力于加强合作关系

高通CEO八千字访谈:与苹果和解不是一夜达成,和库克谈了很多

视频地址:https://www.cnbc.com/video/2019/04/17/watch-cnbcs-full-interview-with-qualcomm-ceo-steve-mollenkopf.html

整个采访长达20分钟,其中Mollenkopf提到了几个重点内容:

1、和苹果的合作不是一夜达成的,库克和我谈了很多,最终结果大家都很满意。如果CEO们之间不交流,最终也不会和解。

2、协议是与苹果直接签署的,不是和代工厂,涉及高通所有技术的许可。

3、高通确实收到了一笔款项,包括苹果欠的数十亿美元未付的专利费,但他拒绝透露详细的支付金额。

4、Mollenkopf表示,由于与苹果的交易,高通每股收益增加了2美元。

5、一直在和苹果找寻谈判时机,现在时机到了,双方也找到了一种合作方式。

6、拒绝透露最新约定的收取专利费的金额,但他表示其中有很多互换的价值,所以要保密,不过,高通会有整个团队来支持苹果。

不过,除此之外,Mollenkopf不愿就这次握手言和谈更细节的内容。

以下是本次采访的实录:

注:采访中的另外三人分别为:David Faber(CNBC电视有线电视网的金融记者和市场新闻分析师)、Jim Cramer(美国电视名人,前对冲基金经理,畅销书作家)、Carl Quintanilla(CNBC记者、CNBC早间节目的联合主持人和主播)。

英文采访实录:https://9to5mac.com/2019/04/17/qualcomm-geo-apple-partnership/

David Faber:我们直截了当地说吧,今天我们请来了高通CEO Steve Mollenkopf。 Steve,很高兴你今天早上来到这里,这也是大新闻公布后的第二天。第一个问题是,高通和苹果此前就整个事情来来回回的沟通也不少啦,你们是如何达成和解协议的?

Steve Mollenkopf:这一交易不是一夜之间达成的。这需要两个团队之间进行大量的讨论。Tim(苹果CEO Tim Cook)和我在一起谈了很多,最终达成了一项皆大欢喜的交易。这也为两家之间更自然的关系扫清了道路。我们很高兴可以一起研究产品,这是我们现在要做的事。

David Faber:是的,很明显你是带着某种要求进来的,他们也是和他们一起来的。我们都知道他们在哪里,而且似乎相距很远。你在和解谈判中的筹码是什么?是不是5G的到来,或许是苹果无法在市场上推出一款拥有合适芯片的手机,让你有了达成和解的筹码?

Steve Mollenkopf:不,我想这个原因比较复杂。我们这次签的是非常广泛的和解协议,这是一项涉及我们所有技术的许可协议,一项具有扩展选项的长期许可协议。这也是我们和苹果一起使用的第一个直接专利授权协议。

David Faber:不是和苹果代工企业签署的?

Steve Mollenkopf:是的。

David Faber:和苹果公司本身签署的,是吗?

Steve Mollenkopf:是的。这事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里程碑,实现这一目标很困难,有许多问题要解决。我们双方显然是想在产品方面合作的,因此签署的是一个多年的产品协议。整个过程中,我们每一方都发现了合作的价值。当然有一笔付款也回到了高通手中,就像你想到的那样。

David Faber:嗯,他们欠你数十亿美元的未付专利费?

Steve Mollenkopf:对。

David Faber:当然,从技术上讲,这些都是苹果代工厂造成的。

Steve Mollenkopf:对。

David Faber:你得到数十亿美元的费用了吗?

Steve Mollenkopf:嗯,我们没有透露支付金额。今天,我们把所有这些都看作是过去的事情。我们现在专注于产品,向前迈进,做我们必须做的每一件事。

David Faber:我们想和你谈谈未来。但我只需要一分钟。这是一场两年的战斗,双方都说了一些相当难听的话。就你的谈话而言,你是如何弥合与Cook个人之间的分歧的?

Steve Mollenkopf:我们一直在讨论时机问题。现在我已经到谈过时机了。事实证明它和那个非常相似。你知道,在这件案子里,我们很可能在法庭的台阶上走了几步。但是,你知道,不同公司可以找到一种合作的方式。现实是:两个伟大的产品公司,这是一个自然的位置,他们一起工作,想要一起工作。我们过去曾这样做过,并在将来找到了这样做的方法。我很高兴情况是这样的。

David Faber:我们有更多的问题要问你,但是如果可以的话,回到交易本身。你不会告诉我们从苹果向高通支付了多少钱。你也不会告诉我们你每部手机能拿到多少专利费吧?昨天在法庭上,你的律师埃文·切斯勒似乎表明你每部手机能拿到13美元。他在公开法庭上说过,我看过笔录了。我想应该比这还少。有人说高通提议每部苹果手机收取7.50美元专利费,但他们不接受。你能告诉我们你希望的iPhone专利费吗?

Steve Mollenkopf:我们不能披露。

David Faber:你不会吧?

Steve Mollenkopf:不,我们不会说的。

David Faber:而且这个信息也不会出现在你的电话会议上,或者其他类似的地方?当你报告你的财务业绩时,我们也不会知道吗?

Steve Mollenkopf:正确。

David Faber:有何不可?

Steve Mollenkopf:嗯,像这样的交易,有很多相互交换的价值,它最好保密。

David Faber:好的。

Steve Mollenkopf:我们确实试图给出一些暗示,至少对我们的业务意味着什么。我们向监管部门提交了8K报表,基本上是说,当产品开始转移时,由于这笔交易,大约有2美元的额外收益,这对我们来说显然是非常重要的。但别忘了他们是个大客户。我们很高兴有能力向前迈进。顺便说一句,如果我们不认为这对我们有好处,我们是不会签协议的。我相信他们也是这么想的。交易就是这样产生的。

Jim Cramer:Steve,我想澄清一些事情。这是件大事,但你说蒂姆和我谈了很多。我在一月份和Tim Cook谈过,他表示和高通没有太多的谈话,好像就从来没有。我是说,双方沟通是后来的事吗?

Steve Mollenkopf:吉姆,我要告诉你,回到这笔交易,它是如何达成的,我只想告诉你:如果公司里的高层不多说话,这些事情就不会结合在一起,如果CEO们不多说话,这些事情也不会一起出现。其实我们有很多讨论。很明显你不会在开场辩论的那天早上把这些放在一起。我们很高兴能在一起。

Jim Cramer:对。

Steve Mollenkopf:我相信苹果方面也是一样的。但是我可以告诉你重点,明确的重点是让我们把产品放在一起。我们在产品方面的合作有很长的历史,我们很高兴能再次合作。

Jim Cramer:你会做什么特别的事吗?因为现在看起来这是一种非常特别的关系,以后高通会让苹果的5G手机比其他任何人都要好?

Steve Mollenkopf:你知道,我们有很多客户。

Jim Cramer:得了吧。

Jim Cramer:你只是中立?我是说,这次和解被称为凡尔赛条约,贝尔斯登研究公司坦称之为凡尔赛条约,我必须相信苹果从你那里得到了一些特别的东西,史蒂夫?

Steve Mollenkopf:你知道,我们会尽我们所能给每个人最好的支持。我们不会向每个人说不同的话。

Jim Cramer:你有。好的。有没有什么东西能让苹果更快地做到这一点?这可能是什么时候?因为很多人觉得苹果落后了。你是5G先生。苹果落后了吗?

Steve Mollenkopf:你知道,老实说,我永远不会谈论一个人的产品计划。但我会告诉你,高通是兴奋的,我们有整个团队来支持他们。

Carl Quintanilla:这确实让人感觉到,你做得很好的一件事就是,在这场激烈的争论中,你踩着踏板走向了研发和创新的奖章。最后,从一个局外人的角度来看,这让他们产生了这样的想法,那就是,如果三星得到了很多这样的东西,可能会发生什么。

Steve Mollenkopf:嗯,我不想描述他们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我要告诉你的是,我们把踏板放在了5G的奖章前。我认为这对这家公司来说是正确的,我相信这对这段关系也很重要。太多了。你知道,5G的影响将是巨大的。不仅在智能手机空间中,而且在手机空间之外。我们认为我们是明确的领导者,我认为这不仅对我们的客户是一件好事,对我们的股东也是一件好事。

Carl Quintanilla:现在有没有一个产品上架的好时间表?或者这是苹果该宣布的事情?

Steve Mollenkopf:嗯,我们不会谈论苹果的产品计划。这显然是5G的开始之路。我想我们两周前在Verizon网络上推出了一款手机。这是世界上最早的一次,我们对此感到非常兴奋。

Jim Cramer:史蒂夫,你有回购股票的历史事实上,你的股票回购压力很大。你有很多钱。你打算做什么?

Steve Mollenkopf:你知道,我们现在就要处理这笔交易。

Jim Cramer:不,你看,我是想让你说些什么-我们都会说,‘嘿,史蒂夫真的在CNBC上透露了一些消息。’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真正做到这一点,所以我要试着-你喜欢提高股息吗?你喜欢回购吗?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Steve Mollenkopf:所以,我想说,如果你延长你的时间范围,昨天可能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新闻日。你知道,我们不需要在两天内做两件事什么的。

Jim Cramer:我不知道。

David Faber:史蒂夫,对于那些指责高通公司收取过高专利授权费,并以一种不适当的方式将芯片产品与知识产权联系在一起的人来说,这是不是让所有的事情都消失了呢?

Steve Mollenkopf:嗯,你知道,我们对这一点的看法,我想回顾一下过去15个月的历史,如果你回顾过去15个月,我们签署了主要协议,或者是去年1月与三星签署了一项协议的延期。我们刚和苹果做了一笔大买卖。我们也和一个大型OEM厂商华为,签署了一个临时协议,在上一次的财报电话会议上,我们也披露这一点。所以,当我们回顾历史的时候,我们实际上已经把那些有很大影响力的大客户从名单上剔除了。我们有很大的价值,我们能够证明我们在历史上的想法。

David Faber: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案子已经结束了,但还没有收到法官的答复。这对你还是对高通及其商业模式来说仍然是一个风险?

Steve Mollenkopf:是的。我们确实在一月底完成了审判。我们在等法官裁决。我很难多说这件事,当法官做出裁决时,我们会处理这件事的。

David Faber:这些和解协议,包括昨天与苹果达成的和解协议,是否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这一裁决,而不管它可能是什么?

Steve Mollenkopf:我不这么认为。我想当我们看到这笔交易的时候,我们很高兴能做到这一点。我们能够达成协议的环境显然正处于一场审判中。但是,你知道,法庭会做出决定的。

David Faber:因为考虑到法官在审判过程中的评论,有些人担心事情看起来并不像是你想要的那样。

Steve Mollenkopf:我想我们对审判的进展很满意。

David Faber:是吗?

Steve Mollenkopf:如果你看一下记录,看看我们争论的内容,我们有一个很强的理由。再说一次,一切都掌握在法官手中,我们会等待她的决定。

David Faber:卡尔提到你的研发经费。我的意思是,在这场诉讼大战中,你们决定增加研发经费,当你在很大的压力下,在成本方面。你做了那个决定。你为什么干那样的事呢?

Steve Mollenkopf:信不信由你,它实际上比那要早一点。

David Faber:是的。

Steve Mollenkopf:因为在这个行业中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不会想错过通信技术转型。比如从3G升级到4G,从4G升级5G,这对于保持您的领导地位是非常重要的。而且,它还使您能够真正地开拓业务,并将业务扩展到新的领域。在5G上比任何其他代次跃迁都更正确。我们想确保公司能够做到这一点。我们增加研发支出的同时,也进行了控制成本的措施。因此,我们很高兴能够做到这一点。这是一个很好的决定,老实说,我为高通团队能够在外界看起来很分散的情况下执行这项任务感到非常自豪。

Carl Quintanilla:5G有什么特别之处?

Steve Mollenkopf:5G设计的目的,是让汽车、自动驾驶汽车、互联教育等设施有史以来第一次接入移动通信网络。所以,我们今天的问题不是‘我们有伟大的技术领先优势吗?’而是“我们如何将其扩展到新的行业?”这个很好的问题。期待着用我所有的精力来解决这个问题。

Jim Cramer:你知道,史蒂夫,我知道你会说,‘吉姆,你为什么一直在想这件事?’但我要播放的是我对蒂姆·库克采访的一个小片段。我们会把这件事搞清楚的,我们以后再也不会提起这件事了。所以,让我们播放视频,你有一个东西在你的耳朵上,让你可以听到我听到的。

Steve Mollenkopf:是的。

现场插入1月份采访Cook的片段,Cook:我们在高通遇到的问题是,他们的政策是不签署专利许可协议,就没有芯片。在我们看来,这是非法的,许多不同国家的监管机构都同意这一点。其次,他们有义务在公平、合理和不歧视的基础上提供他们的专利组合,但他们不这样做。他们收取过高的价格,他们有很多不同的策略来做到这一点。

Jim Cramer:另外,当我问他你对他们做了什么时,他说,‘事实是,自从去年第三个季度以来,我们就没有与他们进行过任何和解谈判。’。这是事实。所以,我不知道这种想法从何而来。所以,对我来说,这就是战争。他还指出根本没有谈判。所以,我知道你可以说这是过去的事了。但是我们必须揭开过去的面纱,这样它就不会在未来发生。对吗?我们必须了解过去。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Steve Mollenkopf:你知道,吉姆,真的,谈论过去和一些他说的,真的没有那么有帮助。我可以告诉你,现在公司的活力在哪里?现在这些公司的活力就是让我们想出如何尽快提升的方法。我可以告诉你,我们的关系集中在这个问题上。我不仅在我的团队内部,而且还与苹果团队进行了很多讨论。这就是焦点所在。

David Faber:我们都可以假设你不会在不谈判的情况下达成和解。

Steve Mollenkopf:是的。

David Faber:我们能不能至少假设一下?

Steve Mollenkopf:是的。

David Faber:两家公司的交流不可能发生在思想交流或是其他不涉及对话的通讯设备上。

Steve Mollenkopf:公司们要达成这样一个复杂的协议,你必须得谈一谈。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像这样的公司,他们会继续前进,他们会转向自然合作的东西,也就是产品。我们都很兴奋。

Jim Cramer:你是说那些骂人的话都在你身后了。我是说-你基本上是个海盗。

Steve Mollenkopf:别说这些了好吗。

Jim Cramer:没有?

Steve Mollenkopf:不。

Jim Cramer:好吧,现在,告诉我们一切都很好,你们彼此相爱。

Steve Mollenkopf:吉姆,我有一只狗,我有孩子,我有所有这些人们一直都喜欢的东西。我可以告诉你,我们是两个以产品为中心的组织。我们在研究产品。我们过去曾这样做过。我们喜欢这样做。我们做得很好。我可以告诉你,这就是焦点所在。这就是我们兴奋的原因。

Jim Cramer:5G是不是太棒了,我有一部好手机,你觉得5G出来后我该去买一部新的吗?

Steve Mollenkopf:我一直认为人们应该买新手机。我期待着你尽快买新手机。

David Faber:你知道吗,史蒂夫,你对我们来说是多多少少的,我们都很感激你。在这段时期里,我们经历了很多艰难的时期-我的意思是,我的-从某种程度上说,很难想象这位首席执行官在面对更多潜在的危机时会是谁。不管最初是在中国,当你接受这份工作并在那里定居时,韩国,博通的敌意收购,以及随后可能会失去很多董事会成员,并以某种方式设法避免由于美国当局的介入而被接管。还有恩智浦的收购交易,你后来没有成功。当然,就这一切而言,与苹果的这场纠纷。高通的剧情结束了吗?

Steve Mollenkopf:嗯,我希望如此。但现实是,当你在开发有意义的、与全球许多行业相关的技术时,你就会引起人们的注意。只要你有一个技术领先,你可以通过你的方式通过。我们过去做到了这一点-在过去五年多的时间里当然能够做到这一点。我相信会更平静的。但我可以告诉你,我很高兴高通有这样的地位。

Carl Quintanilla:你如何告诉其他企业领导人,如何应对重大的政治形势、重大的法律形势,以及如何不把你的目光从工程技术领域移开?

Steve Mollenkopf:我有一个强大的团队。他们对技术感到兴奋。当你看一看高通发生的事情时,大概有30个人在担心所有影响这一事件的变化。整个组织的其他部分都专注于生产优秀的产品。如果他们继续这样做,很容易解决这些和苹果的纠纷问题,尽管看起来很戏剧化。

David Faber:好的,让我们考虑一下未来。或者,你知道,这是高通,现在有这么多的背后,可以想象。但你没有收购恩智浦。你没有被收购。你已经和苹果和平相处了。在这一点上,你已经或多或少地与世界各国政府实现了和平,尽管我们还不知道公平贸易委员会的结果。你现在做什么?例如,你考虑过另一笔大买卖吗?你有没有重温在恩智浦方面显然想要做得更大的想法,即使是在物联网中,或者更多地连接到汽车上呢?

Steve Mollenkopf:嗯,我认为我们有选择,这是很好的。我们要处理这件事。我们要做5G。摆在我们面前的5G坡道,我们一直在谈论其中的机会,在很多方面都是在这个行业中创造的。我们有很多机会去做那件事。我们希望有能力去做更多的事情,并且希望有更多的选择去做你提到的一些事情。

Jim Cramer:去年12月,特朗普总统说,中国现在对高通收购恩智浦保持开放。你们立即发表声明说:“我们很高兴得知这一消息,但时间已经过去了。”时机用完了。史蒂夫,你需要手机之外的更多业务。恩智浦是一家伟大的公司。我知道有分手费用之类的。他们太棒了。他们还没有一个我认为是继承人的人。我想促成这笔交易,因为这将使你有一个更高的价格。为什么不行?太天才了。你为什么关上门?为什么钟没电了?这是特朗普总统给你的。为什么不见见他们把这件事做完呢?

Steve Mollenkopf:吉姆,行业逻辑有其道理。

Jim Cramer:太好了!我们开始吧。

Steve Mollenkopf:但我想这艘船可能是在自己的航线上航行,瑞克和他的团队,很棒的公司,很好的行业位置。我们真的错过了早些时候做这件事的机会。

Jim Cramer:我们可以弄到,它没有-门还没关上。火车还没有离开车站。

David Faber:恩智浦甚至连一笔钱都拿不到。

Carl Quintanilla:这是免费的。

David Faber:他只是喜欢动作。

Carl Quintanilla:这是并购中最划算的交易。

Jim Cramer :我希望这只股票的价格是100美元。如果你说,‘听着,你知道吗,我们对所有的可能性都是开放的’,我们可以达到100。

Steve Mollenkopf:我很感谢你的建议。这是一个很好的,但我们真的专注于通过工作的细节和支持我们的新的大客户。

David Faber:好的,如果可以的话,让我们以这个音符结束吧,史蒂夫。就5G的未来而言,Verizon至少很早就点亮了几座城市。但是,它似乎非常不确定,确切地说,这将是什么时候,将是一个无处不在的东西。你和我已经谈过了,在节目上,在节目外。我们在5G时间线上的什么位置?

Steve Mollenkopf:好的,我们正处于5G商用的开始。我可以确定,看看全球有多少个网络,5G的第一年和4G的第一年有多少部手机上线。你会在5G上看到一个比4G更快的爬坡阶段。

David Faber:为什么?

Steve Mollenkopf:嗯,有几个原因。一个是提供5G的单位数据成本,因为你使用的频谱太高了。因此,对于运营商来说,推出这一产品的经济性实际上是相当有吸引力的。尤其是在流媒体视频需求如此之大的时候。所以,你看到的商业模式,你知道,移动了很多。我们很高兴能做到这一点-你知道,帮助实现这一点。搞定了。关于5G发布的另一件有趣的事情是,它正在全球范围内发生。它发生在欧洲,在中国,在美国、韩国和日本发生的同一年。例如,明年将举办日本奥运会。很多事件都会迫使这辆车开得很快。我可以告诉你,在5G推出方面,问题是,“我们如何做得更快?”不是,“孩子,这会发生吗?”关键是我们怎样才能越来越快地做到这一点。参加你的节目的人总是打电话给我:“让我们快点来吧。”我们快点把它弄好。那是个好地方。

David Faber:所以,有能力相当快地部署它。我的意思是,你没有给我一个具体的时间表,很显然,你指的是CEO,无论是Verizon,AT??T,甚至是Sprint和T-Mobile,但他们都想尽快行动。

Steve Mollenkopf:我们真的很想推出这款产品,在这个行业里有很多动力和活动,我们很高兴成为其中的一员。

Jim Cramer:2020年圣诞节,苹果会有5G IPhone吗?你能拿到吗?你认为如何?

Steve Mollenkopf:我不打算谈论苹果的产品组合。

David Faber:嗯,我们很感激你能和我们谈论一些事情。我们非常感谢你来到这里,并期待着在未来与你谈论5G。

Jim Cramer:是的。

David Faber:我们还没弄清楚你每部手机能收到多少专利费。我们没有发现他们付了多少钱,以及这笔交易是如何达成的。非常感谢你今天来到这里。

Steve Mollenkopf:谢谢你们。

注:中文翻译引用自芯智讯,有适当调整。